中国优消 > 娱乐 > 这些小趋势告诉我们为什么应试教育的堡垒正加

这些小趋势告诉我们为什么应试教育的堡垒正加

[导读]:昨天和今天相比,往往感觉不到变化;去年和今年相比,改变似乎也很小;但隔上十年,其中的天壤之别就会一下子出现在我们眼前。 其中的秘密,就是有一些小趋势在日复一日地改变...

  昨天和今天相比,往往感觉不到变化;去年和今年相比,改变似乎也很小;但隔上十年,其中的天壤之别就会一下子出现在我们眼前。

  其中的秘密,就是有一些小趋势在日复一日地改变着我们的世界,细微却坚定,难以觉察,但不可逆转。

  经济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何帆正在做一件非常值得点赞的事情,他计划用同一个标题《变量》写30本书,一年1本,连写30年,试图用发生在普通人物身上的小故事,揭示未来社会的大预言。

  2020年1月刚出版的《变量:推演中国经济基本盘》,是其中的第二本,重点提到了5个变量,其中两个与教育有关,分别是代际革命和教育的南墙效应。

  若这两部分内容放在一起,读者似乎可以得出一个逻辑:正在发生的代际革命告诉我们,当前的应试教育正在加速撞向南墙。

  杨超越,1998年出生在江苏盐城。农村女孩,初中辍学打工,做过缝纫厂的女工、餐厅服务员、婚纱店店员。最艰难的时候,她在自己的QQ空间留下一句:“真的没钱吃饭了,谁能借我50块钱。”

  虽然外表俊俏,但唱歌走调、跳舞笨拙、台词会念错、在台上经常哭,眼泪说来就来,看起来似乎并无“星途”。不料,在一个叫《创造101》的综艺节目中,一脸呆气的她却因为爱哭、能搞怪获得了很多网友的怜爱和喜欢,迅速火了起来。在节目中,她自称是全村的希望,获封“村花”。当然,她身上的不足,也被很多人在网络上不断“吐槽”,比如有人说她舞技太烂,“在地上撒把米,鸡都跳得比她好。”

  聪是个心理医生,他就是看《创造101》的时候被杨超越吸引的。作为心理医生,他经常接触被霸凌、被欺负的人。“看到杨超越在网上被数百万人黑,心里就想,这样不行啊,要死人的,她会不会跳楼啊!”

  没想到,在被问到如何看待别人对她的负面评价时,杨超越说:“反正说的都不是我吧。”这让聪发现,杨超越比他想象中强大得多。他开始从一位心理医生的角度研究,发现杨超越讲的话比心理医生更容易传达出一种治愈的力量。

  于是,他想到做一个App,让用户给杨超越写信问生活困惑,然后,系统会自动引用杨超越讲过的话回复。这个计划发布后,很多人自愿加入了进来。他们曾创作了一首《奇思妙想》,发布在B站,半天之内就在B站音乐榜上升到第38位。

  虽然杨超越号称“村花”,但支持她的“村民”,素质可一点都不低,除了心理医生聪,还有一大群体是程序员——“码农”。2019年3月,为了支持他们的村花,粉丝们之间发起了一场“杨超越杯编程大赛”,与杨超越有关的游戏、网页、工具等,都可以参赛。这项活动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瞬间飙升到社交平台上的热搜榜第一名,关注人数数百万。

  最后,有300多个项目立项,150个项目正式参赛。参赛的项目中,也采用《创造101》的游戏规则,每次淘汰一半,残酷,但刺激。

  4月19日,总决赛在线直播,角逐出前十名,粉丝投票超过25万。心理医生聪及其团队(约20余人)的《杨超越秘密杂货铺》最终排名第二。

  在何帆看来,在她身上有值得注意的小趋势,只有了解“杨超越现象”,才能真正理解中国正在发生的一些社会变化。

  第一个可以称之为“登山者的世界”,它崇尚规则、实力和成功。在其中,杨超越必须遵守我们习以为常的规则,比如她必须考上像样点儿的大学——尤其是“985大学”——才有出路,如果出过国流过洋,那当然更好。之后,她最好考公务员,或者进入大企业,总之进娱乐圈不是推荐选项。即使进了娱乐圈,那也得遵守娱乐圈的规矩,一步一个脚印:学习唱歌,学习跳舞,取号排队,等待她的名字被叫到。

  在这个世界里,实力说的是对规则的尊敬程度。你必须相信,坚持训练一万小时才仅仅是成为专业选手的基本门槛,奢望“民间高手”能够战胜职业选手根本就不靠谱。比你更优秀的人比你还要努力,还能吃苦,你还在幻想靠着兴趣就能轻松成长,简直是想多了。成长,就是放弃轻飘飘的梦想,明白枯燥的事情原本就是生活的常态。

  当然,“登山者的世界”里最重要的特征——成功是衡量人生的唯一标尺。成功的计量单位大家都无比熟悉,一个是权力,另外一个是更通行的金钱。

  好在,杨超越的面前还有另外一个世界。它的规则更像是一场探险游戏,因此可以称之为“探险者的世界”。游戏的种类完全由你自己选择,角色可以设置,策略可以调整。“挂”了没关系,还能满血复活,生活可以有“大号” “小号”之分。规则是为了让你更快乐而制定的,如果你觉得规则让你不快乐,那就把它改掉好了。规则不再是神圣律令,而是编程代码。

  在这个世界里,实力的定义也完全不一样。实力不再是可以被量化和炫耀的硬指标,而是一种你自己才能暗自感受到的力量。这股力量只来自你的内心深处,你要使劲地挖,才能发现被埋藏起来的真实的自我。真实的自我是这个世界里最强大的实力。别人有别人的活法,我有我的活法。别人的流言蛮语,不管他们怎么说,其实与我无关。“反正说的都不是我吧。”只要自我结界,自我修法就好。

  在“探险者的世界”里,成功是一种心流,是你做完了自己感兴趣的一件事情,与金钱和权势无关。不同人之间的成功,往往是风马牛不相干,甚至彼此难以理解。

  当然,目前这两个世界都真实存在,杨超越的粉丝大多属于探险者世界,而吐槽她的人更多来自登山者世界。不过,在何帆看来,重要的是,有趋势表明越来越多的人正从登山者的世界迁移到探险者的世界。越来越多人不再喜欢现有的“建制派规则”,而是希望过上2019年很火的动画片《哪吒》中所说的“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生活。

  在何帆看来,其实70后和80后的区别并不大,都是经历了经济高速增长的“被挤上车的人”。而90后和00后与之前的人们差别就大了,称得上是一场“代际革命”。

  原因在于,2008年爆发了全球金融危机,是世界经济的分水岭,出生于1990年的孩子,恰好在2008年完成了他们的成人礼,他们体验到的,是经济发展变慢,机会越来越少,生活越来越难。

  激励70后、80后的是”贫困动力“——他们穷怕了,如果不努力工作,就没有钱赚,妻儿老小就要过着窘迫的生活。幸运的是,他们赶上了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在赚钱的同时,也体会到了成就感。

  90后和00后不同,他们出生和成长的年代,物质生活已经大有起色,想把自己饿死是很难的,但再也没有了经济高速发展中那种遍地机遇。于是,他们不太看重物质,激励他们的是“嗨动力”。

  所谓饭圈,是指某个明星的粉丝形成的群体。不过,与单纯追星不同,饭圈往往有着严密的组织、统一的身份标识,在线上线下具有强大的动员和组织能力。

  首先,他们是具有强大组织能力的行动派,一旦加入饭圈,大家都有干不完的事情。比如杨超越的全国粉丝会组织结构包括净化、打投、反黑、控评、网宣、轮博,不仅有全国粉丝会,还有地方会,2019年因为一点工作失误,在粉丝们的压力下,出现了“国会改选”,也就是全国粉丝会的换届。19岁的大学女生,非常干练的楠木成了“新国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第二,饭圈中有着全新的爱豆(idol,偶像)和粉丝关系。粉丝不再向以往那样无脑追星,其实,他们更多的是在自我表达。而爱豆不仅不再像以往那样高高在上,我行我素供人崇拜,反而经常偷偷混在粉丝中,看看大家对自己有什么评价,发现后赶快改进,以免掉粉。

  一位薛之谦的女粉丝自称“梅爷”,就发现薛之谦经常跑到粉丝的群里偷窥:“你看他发的微博就知道了。我们说他胖了,他就会去减肥,而且在微博里说,‘你们说我胖了,让你们看看我到底胖不胖。’我们说黄头发不好看,他下一次出场的时候,可能就会染回黑色。我们在群里催他出新歌,他就发微博说,‘你们催也没用,我就是不出’。”

  第三,饭圈中的年轻人是“圈地自萌”、生活在“自己世界里的部落人”。当饭圈女孩力挺中国的时候,用的语言不是“祖国母亲,我们爱你”, 而是会说:“阿中哥哥,现在只有我们了。”

  饭圈现象非常普遍,饭圈文化正在深刻影响着网络生态和年轻人。有人说,“读懂年轻人,从饭圈开始”,“被中年人忽视的饭圈, 正酝酿一场摧枯拉朽的代际变革”。

  靠着“贫困动力”长大的70后、80后,在子女的教育上,显示出一种集体性的焦虑,孩子还没出生就开始准备胎教,几岁就带着孩子学跳舞、画画、电子琴钢琴……到了正式上学了,更是锱铢必较,为了多考几分、提升排名,家长们牺牲了孩子几乎所有的休息时间,高价报各种补习班。在一些大城市,为了能让孩子读好学校,家长们更是不惜花费数百万、上千万,购买学区房。

  这些年来,之所以应试教育的堡垒如此坚不可摧,其实并非学校的理念和意识不到位,更多是因为家长们陷入争夺985、211大学等优质教育资源的囚徒困境中无法自拔,谁也不肯放手。

  前不久,在蒲公英教育智库举办的第六届中国教育创新年会上,笔者与来自美国和欧洲的几位教育者就教育评价问题进行了一番交流,深刻地体会到,中西方教育在“为什么要评价”这个“元问题”上,就存在着根本的差异:前者主要是设立一定的标准,进行选拔和淘汰,而后者则更多为了滋养和成全,让不同的孩子发现独特的自己,成为与众不同的自己。

  全新形态的教育正在主流的视野之外茁壮成长,比如《变量》中提到的北京百年职校、成都先锋学校、南宁的“常青义教项目”……当然,还有它没有提到的,如重庆的蒲公英泉源学校等众多创新学校。

  熹熹原本在成都一所公办学校读书,虽然很努力,但成绩算不上好,老师不满意,她自己也不快乐,父母也经常为她的成绩吵架,这让她更不快乐,在学校也没有朋友,成了大家眼中的问题同学。

  不得已,熹熹来到了先锋学校。这里的学生有个共同点,就是在原来的学校都感到压抑,被认为和别人不一样,甚至被贴上“多动症”“阿斯伯格综合征”“学习障碍症”等标签。但在先锋学校,他们突然发现,和别人不一样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相反,你可以坦然地、尽情地跟别人不一样。

  在这里,先让周围的世界安静下来,让孩子听见自己内心的鼓声——想玩手机?可以,没人管。想打游戏?也可以,而且还有老师陪你打,这是一门课。不想学习?老师不会逼你,他们会等,直等到你自己想学习的时候。想谈恋爱?值得鼓励,因为爱情是美好的,但必须懂得怎样去爱,老师会给你建议……

  熹熹在新学校欢天喜地地打了半年游戏,但不是瞎玩,在游戏中学会了时间管理等生活技能。事情就是这么奇怪,没人管了,她反而对打游戏感到腻味,慢慢地过渡到并喜欢上了现在的生活——9点起床,看书练字,或者网上听课。下午2点到4点上课,之后阅读、玩游戏。网上7点到9点是讨论课,老师讲课很少,主要时间是学生讨论。熹熹选的课有桌游、历史学、电影艺术,以及一门叫“万物皆数”的有趣数学课。她还找到了自己最感兴趣的东西,那就是钢琴,练琴成了她最快乐的事情,每周连10次以上,乐此不疲的感觉,是之前从未有的体验。

  熹熹所体验的教育生活,对于教育人来说,其实并不新鲜,很多类似的理念和做法,无论是在英国的夏山学校中,还是在奥地利的维也纳共学村中,以及国内的很多创新学校中,都能找到。

  重要的是,原来这种教育被认为是虚无缥缈的空中楼阁,现在因为被越来越家长认可,作为“刚需”在一个个地方落地生根了。

  有人算过,70后、80后这一代父母,在教育方面投资最多,却收益最低。何帆认为,应试教育伴随着巨大的资源盲目投入,也正在因为以下几个原因已成强弩之末。

  首先是高昂的房价已经耗尽了大多数家庭的资源,无力进一步投入。一些家长为了房子尤其是学区房,不惜掏空了几代人的积蓄,甚至还背负了需要偿还几十年的巨额债务。

  其次是孩子的抚养成本、教育成本的不断攀升,导致了生育率的下降,并且酿成了“老龄化加剧”等严重的社会问题,这在中国、日本、韩国都是如此。

  另外,教育成本的上升,还会进一步扩大贫富差距,导致社会阶层进一步固化,也是未来社会发展所不能承受的。

  历史的剧情总是局中者写的。一旦90后以及00后接过接力棒,成为家长群体的中坚,就像“祖国母亲”被“阿中哥哥”所替代,看似坚不可摧的应试教育,即便不会自己撞到南墙,也难免因为拥趸老去而成为历史。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中国优消有限公司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yl/2020/0229/282.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